69书吧 » 历史小说 » 大照圣朝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三卷 第一〇二章 甘原·甘兹郡王之病(三)

第三卷 第一〇二章 甘原·甘兹郡王之病(三)

文/象持
大照圣朝 | 本章字数:3418 | | 大照圣朝txt下载 | 大照圣朝手机阅读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呢?”逄麓问道。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我一个深宫妇人,对朝政哪里能够尽知呢?我只是感觉而已,北陵郡王绝非甘于人臣之人。至于他想干什么,我也说不清爽,但绝不会仅仅限于北陵郡国一国之内。他治家,那是一把好手,几位公子都是一条心。说起来,可真是让人羡慕啊。我没有那样的好命,哎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也别气馁。我看北边也没什么好羡慕的。别看面子上头他们万众一心的,其实背地里的事儿谁又能知道呢。儿子就听说,王叔不大宠爱王妃,北陵王妃一直未能生出嫡子,每日里苦的跟什么似的,终日以泪洗面。父王独宠母亲,对母亲言听计从的,北陵王妃她哪有母亲的日子舒坦呢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就很中听了。柳王妃果然笑了,道:“北陵王妃确是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台阶,话就好接了。逄麓道:“母亲,北陵王叔没有嫡子,等他百年之后,肯定要由一个庶出子来承袭王位,可是到底谁来承袭,就是个绝大的问题。所以儿子觉得,别看现在他们好似都不争不抢的,其实背地里不定打的什么主意呢。咱们现在虽然难,二郎他们闹的是凶了一点,可毕竟我是嫡长子,法统所在,谁也说不出什么来。只要父王不松口,我的这个王位谁也夺不去。退一万步讲,就算陛下有心分割甘兹,恐怕也不能得逞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侧脸看着逄麓,道:“这几句话说的倒是在理。看来,你也不是天天就知道玩儿,心里还是琢磨正事的。”

    逄麓得了表扬,心里很畅快,道:“母亲,宗室子弟,虽然纨绔了些,但也并不是一无是处,而且也总有出色的人才。我说句不该说的吧,宗室子弟们,天天最关心的,就是继承家产、承袭爵位这些事,所以对与此相关的事就格外关心,见识、手段都是很了得的。儿子这几年,也不是白混的,学了不少本事,而且,也交了不少好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觉得逄麓说话的样子很浅薄,说的话也透着邪气,但今天却不想再批评他,于是应付道:“那就好。现在是特殊时期,你要多注意言行,别让人说出什么来了。等承袭了王位,大权独揽,名分一定,以后就是另一番光景了,到时候,咱们就能松口气,我也就不用这么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逄麓道:“是,母亲。儿子一定注意,母亲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当务之急,还是要劝解二郎他们啊。你父王眼看着就不行了,这个当口,他们要是还这么闹下去,朝廷里掌权的现在都是雒渊概那几个居心叵测的人,内乱一起,容易被人利用,恐怕是要出大问题啊。到时候,就算你承袭了王位,如果他们到圣都里头举着‘推恩’的旗帜在御前撞钟、叫天屈,雒渊概他们若是有心纵容他们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逄麓道:“母亲必是有良策的。母亲尽管吩咐就是了,儿子一定照办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我现在也是苦无良策啊。我若是有良策,岂会让他们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呢?!”

    柳王妃没有主意,逄麓就更加手足无措了。母子二人再次陷入沉默。柳王妃心里烦闷,方才又动了气,精神就有些委顿,于是闭着眼睛养神。逄麓枯坐在那里,心里想着昨天听来的新花样,打算晚上好好用在画姬身上,希望能够让画姬得趣、现出神秘红晕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王妃的内侍首领走了进来,道:“王妃,世子,圣都里来了宣旨特使,说是有陛下的圣旨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和逄麓都一惊。逄麓道:“莫非是陛下有了明旨?”

    柳王妃略一沉思,没有接逄麓的话,而是转向内侍道:“我们到正厅去接旨。”内侍首领道:“宣旨特使知道咱们殿下有恙,格外体谅,来的时候就说不用在正厅接旨,他到养病的地方来传旨就是,此刻就在殿外了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忙道:“快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圣都来的宣旨特使也是一个内侍,进得殿内,并无多余的客套,只道:“有旨意。请甘兹郡王逄世桓接旨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甘兹郡王殿下重疾在身,已无法起身,也无法言语,恐不能自己前来接旨了。”边说边垂泪。

    宣旨特使道:“无妨。这一点,陛下也有明旨,若是甘兹郡王不便接旨,也不用强求,请王妃或世子接旨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谢陛下隆恩。也谢过特使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与逄麓跪下接旨。

    宣旨特使道:“甘兹郡王有大功于社稷,突罹重疾,至今未愈,朕心甚忧。特赐朕常持如意一柄,如朕亲临。另着管遄前往侍疾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和逄麓都大感意外。意外的不是皇帝亲赐常持如意,这虽是“殊恩”,但毕竟算不得多大的恩典。但着管遄前来侍疾,那就是不得了的恩典了。一来,管遄因侍奉云昭仪顺利生产而立下大功,已任命为迦南郡守,只等喜饶小郡王满月、云昭仪大安之后即可赴任。所以,管遄虽是从医道上起来的,但却已跻身封疆大吏,成为一等一的勋贵,地位非比往日,除了皇帝,其他人等已“用不起”这样华贵的郎中。二来,更重要的是,由于皇帝极其宠爱新晋昭仪的云姬和新出生的喜饶小郡王,因此特命管遄于宫中继续照料,据传,云昭仪和喜饶的日常饮食、起居、作息等等全部细节,均有管遄负责照料。当此之时,皇帝竟然舍得让管遄离开云昭仪母子身边、到甘原来给甘兹郡王看病,这份恩情,就真正是“天恩”了。三来,甘兹郡王久治不愈,柳王妃早就想请管遄来帮忙医治,但苦于上述两个原因而无法开口。皇帝此举,真正是想人之所想、急人之所急了。

    因此,柳王妃颇为感恩,于是发自肺腑的叩谢道:“谢陛下隆恩。”

    宣完圣旨,宣旨特使就卸下了方才端着的架子,恭恭敬敬给王妃和世子行完礼,道:“陛下为了殿下的病,焦心的很。日日夜夜念叨不停。管遄大人原本是要侍奉云昭仪娘娘和喜饶郡王的,但陛下实在担心殿下的病情,所以特准管遄前来侍疾、开方,希望能够药到病除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陛下的隆恩如天之厚。也有劳特使大人一路劳顿。给特使大人备了些薄礼,直接送到驿馆吧。王府里头这段时间忙乱的很,招待不周,礼物也薄,还请特使大人不要责怪。”

    宣旨特使笑道:“王妃客气了。奴婢恭敬不如从命,多谢王妃美意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有劳特使大人了。不知管遄大人安在啊?”

    宣旨特使道:“就在王府门外。管遄大人说,未得殿下和王妃允准,暂不敢入内来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这是哪里话?!逄麓,速去迎接管遄大人。”

    宣旨特使道:“那奴婢就退下了,不叨扰王妃和世子了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逄麓,送送特使大人。”

    管遄很快就由逄麓引着走进来了。他原本就与权贵宗室及其家眷们很熟,今天又是奉特旨来“救命”的,双方自然格外热情非常。

    柳王妃亲自走到殿外迎接,道:“管遄大人亲临鄙国,有失远迎了,还望管遄大人勿怪。”

    管遄是何等伶俐的人,在权贵宗室跟前惯于伏低做小,看到柳王妃亲迎又是如此客气的语气,急忙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,端端正正行了礼,道:“折煞在下了。折煞在下了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赶忙扶起管遄,道:“快起来,快起来,万万使不得。咱们都是熟透了的,哪能行这么大的礼?这不就是见外了么?”

    管遄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柳王妃道:“管遄大人重任在肩,实在不敢劳动大人大驾。我实在感到不安啊。”这个“重任”指的是侍奉云姬和喜饶。但以朝廷重臣的身份侍奉后宫嫔妃坐月子,说出来总不是个体面的事情,所以柳王妃特意不明言,只是一带而过。这就是很体贴的表示。

    管遄对于柳王妃在人情上的通达和周到很承情,忙道:“这都是陛下的隆恩。原本在下是在侍奉云昭仪和喜饶殿下的,但陛下为了殿下的病情实在日夜难安,因此特遣在下来给殿下请脉开方。”

    有了管遄自己铺设的台阶,柳王妃就可以堂而皇之的问候云昭仪母子了,因此道:“陛下的隆恩如天之厚。大人的高谊,我们感之不尽。大人,云昭仪和喜饶郡王,可还好吧?”

    管遄道:“好的很。好的很。”管遄知道,这个时候,柳王妃最关心的是甘兹郡王的病情,最想的是请自己尽快给甘兹郡王请脉,其他都是虚情。但碍于自己现在封疆大吏的身份,深通世故的柳王妃无法主动启齿,因此,请脉一事就只能自己主动提起了,于是道:“殿下的病怎么样呢?还请王妃先说一说,我好心里有个底。有些话,殿下面前恐不能尽言吧。”

    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一〇二章 甘原·甘兹郡王之病(二) 返回《大照圣朝》目录 下一章:第一〇二章 甘原·甘兹郡王之病(四)(快捷键 →)